诗词论坛

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
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

发帖
返回列表
查看:167 | 回复:0
无标题
小王子M
2019/9/2 20:25:39
只看该作者
我亦好歌亦好酒,一生只爱长安某
年轻骄傲的诗人白乐天沉醉于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,苦苦构思自己的诗作《长恨歌》。在长安,他遇到了同样年轻的日本沙门空海,两个人开始了一场关于杨贵妃死亡真相的探究之旅。
这一年,是唐德宗 贞元二十一年 ,公元 805 年。
身为大唐王朝第九位皇帝 ,此时唐德宗还不知道,自己这二十六年的天子生涯,马上就要落幕了。垂垂老矣的皇帝静卧在龙榻上,双目微阖,回忆这一生时,他会想起什么呢?
是仅仅才出生八个月就被封为 奉节郡王  ?
是刚及弱冠,就已成为 天下兵马元帅 ?
不,应该是在被父亲代宗李豫立为 太子 的那一刻吧!
那时,他才刚刚 22 岁。
什么家国天下,什么万世流芳,都是囊中之物。
可笑秦皇长生吞丹药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
而他,正是少年意气飞扬时,上摘星辰,下游仙乡,何等快意。
然而,后世史家秉笔直书前朝事,只记兴亡,不写爱恨 。
于是,没有人知道,在老迈的皇帝心中,少年时跟随家人躲避 安史之乱、四处颠沛流离的日子,究竟给他带来了多少惊悸与伤痛。午夜梦回时,还会不会想起失散在战乱中的生母睿真皇后沈氏的温柔面容。
说书人不由长叹,一生兴亡荣辱事,皆因生在帝王家。
这一年,是公元 805 年,也是唐德宗李适在位的最后一年。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年份,放在浩如烟海的史册上,也不过寥寥几笔。
此时,距离爆发那场轰垮了整个大唐盛世的“安史之乱”,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十年 。
在这长达半个世纪的沉浮中,大唐王朝的帝位,也从他的曾祖唐玄宗、祖父唐肃宗、父亲唐代宗,一路传到他——唐德宗的手中。
德宗 是后世给他的庙号,善政养民 曰德。饱经战火蹂躏的江山社稷与生民百姓,正需要这样一位皇帝,重整山河、休养生息。
在这 26 年里,大唐虽然已经无法再现往日极盛的局面,但一个一个照亮史册的名字,依然源源不断地涌现。
“这一年” 白居易和空海
这一年,白居易 34 岁,还在秘书省担任小小的校书郎。作为后世唐诗的标杆人物,这时他才高中进士五年,称得上是官场新人。
校书郎白居易此刻还不知道,距离他写出千古名作《长恨歌》还有一年、写出《琵琶行》还有十二年。而他自己也很快就会从无名小吏,一跃成为彪炳史册的伟大诗人。
这一年,日本沙门空海,刚刚踏上大唐的土地。作为日本真言宗的开山祖师,此时空海只是个 32 岁的年轻人,乘风渡海,远道而来,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,开始了艰难又刻苦的佛法修行。而日后信徒万千的一代宗师,那时大概也从没想过,这一次的遣唐之行,会彻底改写他原本寂寂无名的人生,在日本与大唐的史册上,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这一年,杨贵妃已经死去整整五十年 。这个代表着大唐盛世的女人,带着后世对盛唐繁华的一切想象,香消玉殒,魂归离恨天。
她所处的那个时代,仿佛一颗划过历史天际的烈焰流星,璀璨夺目,熠熠生辉,绚烂得让人满怀 “大唐情结” ,心向往之。
那时的盛唐,是一个怎样的时代?
竟能孕育出吟诗只道“风流肯落他人后”  的 诗仙李白、提笔仿佛“霍如羿射九日落” 的 草圣张旭、舞剑好像“惊堂一鸿动天地” 的 剑圣裴旻 。
长安酒肆中,一舞飞天的胡姬,腕间璎珞叮咚作响;西市教坊内,轻拨丝竹的伶人,弦上指尖轻盈翻飞。倾倒的夜光杯里流出晶莹剔透的葡萄美酒,熙攘的街市路旁,远道而来的异邦行人穿梭在大街小巷。
人们吟诗作赋,人们高歌起舞。人们沉醉在这四海笙歌的太平盛世中。
金砖碧瓦的皇宫高墙内,大唐最具传奇色彩的皇帝——唐玄宗,一边爱牡丹美人一边爱梨园声色,给后世诗家话本留下无数凄美传说。
汉皇重色思倾国,
御宇多年求不得。
就连隔海相望的岛国日本,至今也流传着贵妃假死渡日的传言。大概是太过绚烂。以至于安史之乱爆发,马嵬坡下一丈白绫终结了这场繁华,而直到五十年后,还有很多人沉浸其中,远远没有走出来。
只有戏文里幽幽唱着 :
还钗心事付临邛,三千弱水东。
去路重重来路失,回首一场空。
历史上的 “这一年”
这一年,
是公元 805 年,
是唐德宗在位的最后一年,
是安史之乱爆发、杨贵妃去世的第五十年,
也是我们接下来要讲述的故事开始的这一年。
这一年,大唐风云变幻,妖言四起。那部记载着唐代志怪故事的《酉阳杂俎》此时尚未成书,作者段成式才刚刚满一岁。
34岁的白居易正在秘书省埋头编撰典籍。然而明年,他就会写出流传千古的《长恨歌》,之后的人生也将起伏跌宕,精彩纷呈。
回复
支持(0)
打赏
分享
发帖
返回列表
发表回复
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
(发布后需审核通过才会显示)

顶部